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电竞下南洋:选手从业余走向职业 领头羊月入近百万人民币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05-17 14:41:06

每经编辑:杜毅

马来西亚吉隆坡双子塔(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晚上10点,马来西亚的空气依然闷热,外面行人寥寥,然而在Sunway Pyramid商场里,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将舞台围得水泄不通,有人干脆坐在地上,人群外有观众踮起脚尖,每当打到精彩的部分,掌声、喝彩声此起彼伏……

这是在马来西亚4月底MPL- MY&SG决赛现场映入每经记者眼里的场景,当晚,马来西亚本土战队Geek fam和新加坡战队Evos正在进行最后的对决,当Geek fam拿到决赛冠军的那一刹那,观众的激情彻底被点燃,为胜利者欢呼,也向失意者致敬。

马来西亚,观看电竞比赛的观众(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许恋恋 摄)

这是当地最大的电竞赛事,总奖金池超10万美元,由当地运营商赞助。马来西亚的S3决赛是MPL赛事体系中的一环,没有亲临现场,你或许无法感受到原来东南亚用户对电竞如此热情,激动处,他们会真的跳起来。

马来西亚,观看电竞比赛的观众(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许恋恋 摄)

这场比赛,还不是东南亚最火爆的电竞比赛现场。5月4日,当国内还沉浸在休假的慵懒中时,印尼正在进行MPL职业联赛S3赛季决赛,作为东南亚人口最多的国家,强大的用户基数让印尼比赛的观赛人数和气氛热度成为东南亚NO.1。

毋庸置疑,东南亚电竞正在驶入快车道,早先抢滩的中国公司已经从中获益,中国游戏在东南亚铺开市场,并为电竞制定规则、建立生态。交织着中国厂商、渠道巨头、网红主播的独特东南亚风味电竞,逐渐走过草莽时代,后来者,正在[0506创精选]红杉资本辟谣20%裁员,美团开放配送平台与饿了么再战面对越来越高的行业壁垒。

电竞选手:从业余走向职业 领头羊月入近百万人民币

1997年出生的OzoraVeki是前英雄联盟电竞选售价1300美元!美运营商宣布5月16日开售首款5G手机手,曾代表马来西亚出战,和很多内敛腼腆的电竞队员不同,一头红发的OzoraVeki在每经记者面前滔滔不绝,从《英雄联盟》到 《Mobile Legends:Bang Bang》(中文译作《无尽对决》,下简称“MLBB”),从选手到游戏主播,他正在经历着身份的变化。

网红主播OzoraVeki(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和国内不少电竞选手打比赛逆袭人生的故事类似,来自单亲家庭的OzoraVeki出身普通,高中毕业后,17岁的他为了改变家中的经济状况,选择成为一名LOL职业选手,但随着LOL游戏在马来西亚式微,他开始另谋出路。

“LOL马来西亚玩的人越来越少了,现在我是一名游戏主播。”OzoraVeki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从去年10月份开始接触MLBB这款游戏,也受邀成为了Facebook的签约主播,每天直播3-6小时,但是OzoraVeki也有困惑,他觉得现在游戏主播已经比较多了,竞争也很激烈,拥有1万粉丝的他言语之间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弱势。他告诉记者,自己最想做的,还是重返赛场。

和OzoraVeki相比,马来西亚另一名电竞人Edwardo的身份则更加多元化,他既是战队经理,也是当地颇有知名度的游戏主播,还会兼职做电竞解说。因为直播戴着墨镜加上有鲜明的个人风格,Edwardo在Facebook上有35万粉丝,也是Facebook的签约主播。在马来西亚,Edwardo的粉丝数已经相当可观。

电竞人Edwardo(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Edwardo告诉每经记者,在成为游戏主播前,他也有点自己的小生意,类似国内的淘宝店主,但是因为喜欢玩游戏,所以才毫不犹豫进入了电竞圈。他是第一代MLBB主播,直播是他的主要收入来源,不过,当记者问及他们的收入时,坐在一起的两人似乎有些回避。

有一个可以作证的数据,今年23岁的印尼职业电竞选手JessNoLimit被媒体曝出他的月收入是“数亿印尼盾”,约合近百万人民币。Youtube圈粉450万,Instagram圈粉260万的JessNoLimit曾受到总统接见,这一金额是由现任印尼总统亲口问出来的。

职业电竞选手不仅有战队薪资,还有直播收入。马来西亚当地的Bosskur战队成员也是全员皆主播的生存模式,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Bosskur战队成员表示,他们的收入有60%来自直播,剩下40%来自其他赞助商。

每经记者从多位当地电竞从业者处了解到,现在东南亚不少签约游戏主播的收入相当可观,可以达到每月数万美金。而在以前,不少选手都是半职业,没法养活自己,平时上班或者学习,有比赛才会上场,这也造成东南亚的电竞职业化程度较低。

电竞生态:基础薄弱 中国公司大力铺开市场

OzoraVeki口中的MLBB,背后的发行方是一家中国游戏公司上海沐瞳科技,MLBB是一款MOBA手游,和《DOTA2》《英雄联盟》同一类型。沐瞳科技和国内很多游戏公司不同的一点在于产品研发之初就是面向海外市场,虽然总部位于上海,但是业务均在海外。

2016年9月,沐瞳推出MLBB,全球累计下载已超3亿次,月活跃用户超过6000万人,先后拿下过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畅销榜第一。尤其是在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地,长期占据畅销榜前列。

MLBB在东南亚的爆火,在沐瞳科技的意料之外,上线初期,沐瞳科技对巴西、欧美等MOBA发展相对成熟的区域寄予厚望,最后却是东南亚反馈最好,沐瞳科技运营总监毛艳辉告诉每经记者,公司在东南亚主要市场是印尼、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地,本地化也最精细。

马来西亚,观看电竞比赛空隙打游戏的观众(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许恋恋 摄)

据悉,每个月菲律宾都有超过1000万玩家活跃在这款手游当中,在印尼,这一数字是2500万,分别占了两国人口的十分之一。在记者和当地多名玩家的对话中可以发现,MLBB已成为东南亚名副其实的国民级游戏。

这个成绩并非轻易获得,为了打开市场,沐瞳科技在这里投入了极高的宣传费用和本地化成本,这也是游戏厂商出海不可避免的试错成本。据了解,在海外推广初期,沐瞳科技一个月的亏损曾高达1000万美元,同时在研发和本地化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游戏本地化上,针对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策略。

正如《英雄联盟》《DOTA2》这类游戏,有庞大的用户基数以后开始大张旗鼓做职业赛事,沐瞳也很快就在东南亚办起了赛事。在比赛现场,沐瞳科技马来西亚赛事负责人刘简告诉记者,电竞赛事能最大限度延续游戏生命力并且扩大影响力,也是MOBA游戏的最终形态。

不过MPL对标的赛事,并不是这两年做起来的KPL,而是已经运营多年的LPL或者Ti系列赛事。毛艳辉告诉每经记者,2017年沐瞳科技在雅加达做了第一场线下赛事,由于没有专业的合作方,进行得很艰难,尤其是网络问题,但是到晚上11点依然没有观众离开,这坚定了沐瞳科技做电竞赛事的决心。

当然过程并不容易,和中国的电竞产业相比,东南亚电竞发展水平偏低,举办赛事遇到的痛点很多,刘简坦言,相对国内比较成熟的电竞产业链,目前东南亚市场也存在制作方不够成熟以及队伍不够成熟的问题,很多战队都不是全职的。

随着选手收入的提升,这种情况正在改善。毛艳辉回忆互联网防骗指南,早期做电竞赛事,会有很多难以预料的突发状况,最大的痛点是当地电竞经验和人才的缺乏,“很多国家之前没有专业的电竞承办方,办比赛的时候经常出状况,网络、电力中断等等。我们希望把中国的经验带给当地,大家一起成长。”

Edwardo和战队成员(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Edwardo从主播的视角和记者分享了他的观点,他认为目前马来西亚电竞生态是不完备的,“很多东南亚战队没有教练,战队需要专业化,要进步一定要知道问题在哪里”。

电竞资本:趟出新路 良性发展依托资本支撑

东南亚电竞如果早前有些国家是“无人区”,那现在这条赛道已经逐渐拥挤。游戏厂商、俱乐部、直播平台、赞助商互相作用,趟出了一条新路。

国内一位知名电竞人曾告诉每经记者,电竞俱乐部要赚钱是个伪命题,但电竞职业化程度越高,越能吸引资本的关注。以MPL- MY&SG决赛中夺冠的Geek fam战队为例,这支战队此前成绩并不突出,但是在决赛中以黑马之姿胜出,背后的资本力量不可小觑。

马来西亚战队Geek fam赢得MPL- MY SG比赛冠军(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许恋恋 摄)

每经记者了解到,Geek fam背后有良好的资本支撑,投资方之一是当地排名前十的大型集团,因此无论是战队人员配备还是训练场地,都相对完善很多。

这和多年前,王思聪强势进入中国电竞产业的姿态多么相似,因为有资本支撑,所以能够以更完善的管理和薪酬体系来保证队员的训练和战队的良性发展。Geek fam创始人林佶宽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Geek fam的运营相对规范,会给队员安排训练场地,也会针对每个人的特点做个人训练计划,根据他们的强项和弱项随时做调整。

和大多数战队没有专门的教练不同,Geek fam设有一个候补、一个赛事分析师以及一个专门的教练,这样的人员安排,在当地可以说是顶配了。同时林佶宽的战队也会限制队员的主播时间。

Geek不仅做战队,Geek旗下有Geek fam、Geek ARENA、Geek TV以及Geek events多个业务板块,涵盖战队内容、自主赛事、直播等多种业务。林佶宽坦言,做战队是亏的,但是其他业务可以挣钱。

资本嗅觉灵敏,投资人主动希望投资Geek。或许是并不缺钱,林佶宽对投资兴趣不大,他更希望能够做更多的优质战队,他告诉记者,最近他正在谈印尼和菲律宾的战队收购,为了找到更多的新鲜血液,Geek fam也开始做素人选拔。

战队、赛事承办方等各个环节,都在吸引资本的注意。亚洲航空Airasia买下了MPL联赛实力突出的saiyan战队。在用户市场最大的印尼,赛事承办方Revival TV办过几次MPL的大型赛事以后,已经成为印尼本地最受信赖的赛事承办方之一,并获得了本土机构DNC的投资。此前参加MPLS2的俱乐部中,排名最为靠后的战队也能获得投资机构的追捧。

不仅有当地资本热起来了,还有来自中国公司的盛情。

在游戏厂商高举出海大旗的现下,东南亚永远是厂商考虑的首站。因为当地没有知名的游戏公司,没有垄断,给了中国厂商无穷的想象空间,极大诱惑着国内公司,无论是游戏公司,还是直播平台。

国内的几大直播平台也按捺不住。 2018年1月,YY收购的海外直播平台BIGO TV上线了独立手游直播平台CUBE TV,猎豹旗下LiveME推出游戏直播平台Fluxr,虎牙和触手先后推出了Nimo TV和Game.ly。

中国资本雄心勃勃。虎牙今年4月份宣布增发定价,募资总额预计超过5亿美元,融资目的里,虎牙表示部分资金将用于扩充电竞合作伙伴和海外业务发展。虎牙透过旗下Nimo TV进军东南亚和拉美市场,运营不到一年,官方表示,2018年底Nimo TV的月活总数突破1150万。

但直播公司想在东南亚掘金也并非易事,东南亚最大的直播平台依然是YouTube,而Facebook也在积极抢人,用高额薪酬吸引优质游戏主播,虎牙等平台要站稳脚跟,需要的或许不仅是时间。

电竞远景:群雄争霸 职业化、商业化的下一步是工业化

东南亚的电竞生态复杂,从游戏厂商提供IP,到战队职业化再到赛事承办,每个环节都是在混乱中摸索出来。在移动电竞上,中国厂商是领跑者。

对于正在走过“草莽时期”的东南亚电竞来说,即便存在一些基础设施上的痛点,但不能否认的是,东南亚电竞正在驶入快车道。

基础设施的痛点正在渐渐得到解决。比如拥有大小近7万个岛屿的印尼,复杂的自然环境让网络变得很有距离感。印尼有超过50%的人口没有上网,但政府正在修建网络基础设施,印尼信息部长Rudiantara表示2019年网络渗透率会进一步提高。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摄图网)

对新加坡来说,人口基数的限制让当地的电竞发展得比较慢,要成长只能往外看。新加坡一位电竞行业从业者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和中国相比,新加坡电竞发展比较慢,目前在国内动作比较大的是电信运营商Singtel推出了电竞品牌,并且赞助了3个战队,其中还有一个女子战队,也是希望能够吸引不同的品牌。该人士认为,新加坡电竞依然是基础设施建设阶段,在东南亚也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驶入快车道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传统品牌介入电竞领域,中国也同样发生着类似的故事,不久前耐克就宣布与LPL深度合作。在东南亚,Facebook、华为Honor、亚航Airasia、电商Lazada、京东、Nimo tv纷纷抛出了橄榄枝。

图片来源:截自耐克中国官网

毛艳辉告诉每经记者,首先东南亚愿意赞助电竞的公司和品牌多了起来,比如印尼的KFC,以前主要是电信、硬件厂商这些和电竞强相关的公司赞助,现在电商Bukalapak、快销品牌Indofood等传统品牌也开始赞助。其次赞助金额也越来越高,可以说是5倍10倍的增长,“以前可能就是一点点或者提供一些设备,现在战队按月拿到钱”。

传统品牌青睐电竞,意味着电竞产业商业化程度进一步提升。当职业化和商业化均发展到相对成熟的水平,电竞工业化是下一步要讲述的故事。即便有很多困难,已经有公司圈地为王,成为游戏规则制定者。

但东南亚对中国厂商的吸引远不止如此,机会依然存在。后来者,要么另辟蹊径,要么圈地烧钱,毕竟现在的东南亚电竞圈,还没有哪家公司成为一家独大的巨无霸。

每日经济新闻

乾隆时期的瓷花瓶在巴黎以1620万欧元的价格落锤 一直被遗忘创始人消失、开盘破发、司机罢工,Uber的不完美上市落地为王,工业互联网谁主沉浮?(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