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传统零售发展受限O2O新商业模式下百货业成重伤员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4-07 08:08:56

曾经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的沈国军,竟然将他近年来在商业版图上的付出拱手让人。6月5日股东大会后,这位银泰帝国的“掌门人”即将辞任银泰商业董事会主席兼战略发展委员会主席职位。代替他的是来自阿里巴巴集团的新任CEO张勇。本月初,阿里集团已悄然成为银泰商业第一大股东。

如今这1变动,意味着在放弃单一最大股东的地位以后,沈国军再度选择退出对银泰商业的直接管理。事实上,在传统行业遭遇互联网+的冲击,终究选择抽身退出的创业者,沈国军并不是第一个。李嘉诚早前也曾计划过放弃经营数十年的百佳超市。

为什么这些经过多年打拼的创业者,最后选择放弃他们一手带大的企业?在目前的竞争环境中,究竟有哪些因素在困扰着传统企业的创始人,让他们做出如此艰苦的抉择?

企业家的盈利迷惘

多种迹象显示,沈国军退出银泰商业确有他个人因素。南都记者就此致电银泰商业某高层人士,其确认沈国军为主动请辞。“从银泰系的资本版图上来看,零售板块利润最低,并且赶上了低迷期,且在目前的模式下没有发展前景,这应该是沈国军决意离开的主要原因。”熟悉银泰的分析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

沈国军对于零售业的不看好,早有迹象。据传在2015年公司年会上,沈国军曾对零售业公开发表过“抱怨”。他说,“银泰商业团体现在八万多人,最近这几年,我们感受非常深刻,这个团体在传统零售业经营情况非常好,但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我们感觉特别不爽,这么辛苦,这么多人才挣这么一点钱,在香港的估值也很低,随便弄一个互联网的东西,估值两三百亿很正常。”

这也许也是李嘉诚当初试图出售百佳的心情。根据和黄之前年报显示,2012年,其零售业务的税前利润增长率已经从2010年38%的最高点跌至8%。从贡献率上看,零售业务对和黄收益贡献率从2009年的48%,一直下降至2012年的37%。尤其值得关注的是,百佳超市的毛利也唯一2%-3%。这意味着,李嘉诚将数十亿资产放在银行,一年3%的定期存款利率的利息也比百佳一年创造的毛利高。

互联网焦虑症

除盈利预期下降,来自互联网的压力或许是迫使企业家“放弃”的最根本原因。“我们大家所焦虑的缘由就是互联网,主要是移动互联网。跟2014年前互联网浪潮一样,每一次信息技术的革命,给企业界带来无穷想象空间的同时,也带来了转型的危机和被淘汰出局的恐慌。”十年间将三家公司送上纳斯达克上市的创业教父季琦也有过这类焦虑,他此前在华住世界大会上讲过这样一个故事:早年在广州的一个小餐厅里,唯品会的沈亚跟他讨教创业和融资的事情。2013年时,唯品会的市值已是58亿美金,是他做了将近十年的华住业酒店的3.5倍。这不能不让他感叹,辛苦打造的企业就这样被一个年轻子弟的互联网企业轻松超过。

在一次IDG的年会上,季琦也曾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将华住做成100亿美金的企业。没想到,雷军随后上台发言谈到,小米刚取得的一轮融资的作价就已经超过100亿美金了。这让季琦惊觉,就是由于沾点互联网的光,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光从市值上看,就已是几倍、几十倍的差距。“古话‘天道酬勤’,但天道在哪儿呢?”

服务于零售业有二十多年历史的长益科技董事长曹国兴在2015联商网大会暨全球零售创新峰会上也表示,2014年,全部零售行业进入了一个焦虑的阶段,可以说是得了“互联网焦虑症”。而这个焦虑症,完全是被刺激出来的。

缺乏资本市场的认同

这类刺激主要来自资本市场。易观国际分析师王小星对南都记者表示,“资本市场对传统企业的认可度低,机构不看好,投资不积极,市值偏低,是目前存在的不争事实。”据他介绍,从不同行业的增长情况来看,现下互联网行业的销售增长可以达到100%,前两年甚至到达200%。如果是线上零售业,销售增长也可达到40%。但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只有10%,“也就是说,线下零售的增长就更低了,肯定不足10%。”

他表示,资本市场更看重那些新兴的行业,由于一个成熟的行业往往意味着不会再有高增长了。“随意可以找到一个回报率50%的互联网企业,为何还要投一个回报率只有5%的传统行业呢?”特别是零售业作为传统行业,利润率一直很低,依托的是商品的快速流动,或把压货的款项拿去做其他投资来赚钱。

这类厚薄待遇最主要的表现就是企业的市值,这也是传统企业大佬们普遍抱怨的。但是抱怨的背后,则是转型的危机和被淘汰出局的恐慌。深圳市合智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何新云表示,业界大佬们放弃零售业,是受了内心“成绩趋动力”的影响。“不论怎么努力,现状或者未来的预期都显示,结果达不到内心期望的目标,那末这些创业者内心的成就趋动力就告诉他们,应该退出了,应该放弃了。”

何新云表示,越是成功人士,越不允许自己失败,简单点说就是“要强”。而且跟普通人相比,同样是一次失败,效果却相差很大。普通人摔一跤,可能就是从椅子上掉下来,但企业家摔一跤,常常是跳崖式的。所以当他们预见传统行业已经没有前程了,放弃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百货业:传统行业的“重伤员”

作为传统行业中的“重伤员”,百货业腹背受敌。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副院长刘向东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传统百货业的经营方式为联营扣点,导致百货业本身没有经营商品的能力。这种模式的弊端是一旦实体店房租、人员等经营成本上涨,百货业毛利率就开始下降:由于成本上涨了,但扣点却不会提高,终究出现百货业传统经营模式与利润的反差。

虽然百货业已意识到这一问题,并试图转型“买手制”,但不要忘记,长期的联营扣点,已让百货业丧失了这1能力。如果想重新掌握,需要时间、需要勇气和耐力。

广州世品国际董事长、丽特百货董事长谢仕平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谈到,从业态角度讲,全社会有7-8种业态,而百货业如今最不被看好,衰落最快。他表示,百货业的客户,多以中产阶级为主,在经济大环境不好时,只剩下大城市对百货业还有足够的支持力,三四线城市已没有这个能力了。因此很多连锁百货都在2三线城市出现了关店潮。

另外,最重要的是,在与互联网的结合方面,传统百货销售的商品多为代销,没有自主权,更没有库存,这一点让他们与互联网结合非常难。由于没有库存,一旦网上有大量定单,百货店还要找品牌商或生产商协调。很多百货业都尝试开线上的网店,但效果一直不佳。而这些因素的叠加,或许可以部分还原沈国军选择放弃银泰商业的原因吧。

早期尖锐湿疣如何治
患上癫痫病该如何治疗
外阴瘙痒的治疗措施

相关推荐